黑眼圈

才思泉涌的夜

今天晚上在想,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艺术而是坚持了走文学的道路,会不会现在的我已经看了许多的书,写了许多的文章,又或者是懂了更多的道理? 但路毕竟是我选的,我毕竟是不想成为在我看来那些并没有经历些什么又好像懂得了什么无病呻吟的人。 但人总是本性难移。其实我并不知道现在自己这样的状态是成长了还是被压抑着的天性而已。但是路线却是十分清楚的。说的很多,做的很少的人,说的很多做的很多的人,说的很少,做的很多的人。一切,稍安毋躁。

评论